古代男人的洞房夜原来这么变态……

摘要: 001 做这种事,你让顾城怎么想\x26amp;nbsp;  “请你稍等片刻。”  耳畔传来男人雄厚的声音,秦素问条件反射

09-06 16:30 首页 爆料大世界

001 做这种事,你让顾城怎么想
 


  “请你稍等片刻。”

  耳畔传来男人雄厚的声音,秦素问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暗暗的握紧拳头。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况且还是自己做的选择,不管怎样也要坚持下去。

  她的双眼被布条蒙住了,视线里只有一片漆黑。

  不一会儿,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随着一个人擦身而过,带起的风凉湿湿的,让她的心几乎跳出嗓子眼。

  一个陌生的男声在身后忽然响起,暗哑,低沉。

  “让她过来,你出去。”

  “是。”领她来着的男人推了她一下,应声离开了。

  下一刻,她的手腕被人抓住。

  对方的手,滚烫而有力。

  秦素问心尖一紧,因为不能视物,脚下不免踉跄,膝盖好像磕到什么。

  “啊……”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尖叫,她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跌倒了。

  身下的触感告诉她,是床。

  她几乎是瞬间就坐起身。

  身边床榻一低,那股熟悉的凉凉的湿气随之而来。她手指一颤,揪住了被单。

  这、这房间里,应该就剩下她和……和……

  那个男人!

  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现在都已经到了床上,再多游移不定和所谓的矜持都是空话。

  湿凉的气息靠近了几分,随即,一股截然相反的灼热侵袭而来!

  在这样的反差下,裸露在外的香肩,几乎是一瞬间就起了层小疙瘩。

  秦素问下意识往旁边躲了躲,出口的声音,比预期中的还要紧张一些:“先、先先生!”

  女孩子很干净,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青涩而又不失美艳,单薄浴巾下,窈窕的身材凹凸有致。

  男人灼灼的目光,悄无声息的落在她胸前。

  那藏在浴巾边沿下的丘壑,起起伏伏,泄露了她的紧张,呼吸急促,似乎比他还要急一些。

  她的身材也的确好,好到任何男人看到,都会想要将她直接扑倒,在那白皙细腻的肌肤上留下各种印迹。

  半晌没听到一丁点回应,秦素问下意识屏息着呼吸,心中忐忑又煎熬,简直是度秒如年,坐立难安。

  “把眼罩摘下来。”

  这时,一句带着些许压抑的声音,幽幽响起。

  “什、什么?”秦素问以为自己听错了。

  男人没有再开口,抬手靠近。

  出人意料的,耳根几乎都要烧起来的女人,先他一步扯掉了脸上的黑布条。

  粗鲁的动作,不妨碍他看到她的手在哆嗦。

  为了不让自己反悔,秦素问决定速战速决,深吸一口气,壮士扼腕一般转头看他。

  灯光下,男人有着刀削般深邃的线条,那双亮如子玉的黑眸,更像是氤氲着炙热的火光,下一刻就会溢出来一般。

  只是……

  他……

  怎么、怎么看着有点熟悉?

  没等她乱成一锅粥的脑子想清楚,肩膀被一只刚劲有力的手扣住了。

  痛……

  还来不及惊呼,她被推倒在床上!

  随即,半裸的男人欺了上来。

  身体炙热,声音喑哑,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火辣辣的温度。

  “秦素问,你做这种事情,让顾城怎么想?”

  秦素问的脑子“翁”的一声响,一直紧绷着的弦,断了。

  樱唇颤抖,好半天,她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微抖的声音:“小、小叔……”

  桎梏在她腰间的大掌,骤然间收紧了力道。

  “我和、和顾城离婚了……”她吓的赶紧解释:“但……他不许,不许我离开顾家,怕气坏爷爷。”

  身下小女人又惊又怕的回答让顾天宸的心情松缓了些许。

  脑门上沁出一些热汗,他强迫自己往后退,但其实也只是微微抬起了些身子而已。

  “离婚?为什么?”

  神情严峻的问完,他又眸光复杂的自嘲一句,“现在,似乎并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

  秦素问趁着这间隙,偷偷瞅了眼顾天宸,见他的脸没刚刚那么黑了,暗暗松了口气。

  可,随即又有想哭的心情。

  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好不容易下了决心,却撞在自己的小叔叔手上。

  要知道,刚才他赫然间放大的气场,吓得她都快直接昏过去了。

  做这件事,却遇到小叔……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小叔也够……

  难堪了。

  她冷静了下,小心翼翼的又问:“小叔,你怎么在这?”

 

002 他不喜欢我啊
 

  “丁沐儿给我下了药,可惜,我并不会让她如愿。”简单的一句话,顾天宸讲清了自己的情况。

  他宁肯花钱找个好打发又干净的女人,也不要让那女人计谋得逞。

  只是,很显然,今天他的运气比较衰,找上的居然是自己的侄媳妇。

  秦素问这才注意到顾天宸似乎一直在压抑着什么。

  红唇颤抖了半天,她终于又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我、我现在出去,让他们给你换一个。”

  “我找别人,你也找别人?算了,我们将就一下吧……”

  秦素问的视野里,男人的俊脸一点点放大。

  她听到如擂鼓般的心跳声,身侧的双手死死揪住床单,吓得干脆闭上了眼睛。

  ……

  房间里漂浮着一些狎昧味,顾天宸起身将窗户打开通风,看了眼还躺在床上纹丝不动的小女人。

  唇角翘了翘,扯出一抹邪魅的弧度:“又没有进去,你在那里装什么鸵鸟?”

  将脸埋在枕头里的秦素问,一张漂亮的小脸烧的更红了。

  或许是念及两人曾经有过那么一点亲属关系,顾天宸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但秦素问还是羞窘的不行。

  她的手,到现在还酸得不行,大腿内侧更是火辣辣的疼,估计是磨破了皮。

  不过,人家都开口了,她也不好再逃避。

  她低头坐起身,红着脸要顾天宸帮她把放在客厅的衣服拿来。

  有些慌的穿好衣服,宽松的棉麻上衣,配上素色的牛仔裤,简单不过的衣服,掩盖住了她优美的身形,让她整个人变得又平凡无奇起来。

  而顾天宸也已经将衣服穿好,西装革履,仅仅是靠在窗边拿着一根烟,都显得比一般人贵气。

  这种贵气是与生俱来的,别人模仿不来,连秦素问的老公顾城也做不到。

  秦素问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却又不小心的直接对上他的眼睛。

  深邃黑眸透出令人难以捉摸的光。

  她连忙收回,小脸莫名发热。

  天……

  她一看到他,脑海里,就不受控制的冒出他在她身上又亲又摸又蹭的画面!

  恐怕,整个S市心仪顾天宸的女人,都不会相信,看起来清高冷傲的顾天宸,在床上也会说那些哄人面红耳赤的情话。

  不过,现在他又变得冷冰冰的了。

  秦素问以前就有点怕这个不苟言笑的小叔,现在,哪怕两人刚刚做完那种事,她也不敢吭气,低头闷闷的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眉心微微皱了下,顾天宸摁灭手里的烟,抬脚往外走,越过她的时候见她不动,才顿了顿,“还不跟上?打算在这过夜?”

  “哦,哦,好。”秦素问赶紧跟上,差点同手同脚,囧得一张漂亮的小脸更红了。

  打开门以后,顾天宸的特助陆尘站在外面,低声汇报,“丁小姐那边,我们稍微动了下手脚。”

  “恩。别太过分了,顾老爷子那边的面子还要顾及着。”顾天宸点点头,大概知道秦素问面子薄,稍微用身子挡了下她。

  陆尘点头应是,“那这位问问小姐呢……”

  “问问?”顾天宸下意识的重复了遍,感觉到身后女人瑟缩了下,才玩味的勾起唇角,“问问小姐我先带走,没用够。”

  陆尘略有些诧异的看了顾天宸一眼,见他不是开玩笑,暗想稍后还得去和中间人打个招呼。

  顾天宸带着秦素问一路下了电梯,到达车边后他随手打开车门进去,见秦素问还呆呆的站在那里,略微不耐:“还不上车?”

  秦素问还没有回过神,这会儿见顾天宸不是很有耐心了,赶紧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

  有些无力的手指半天才扣好安全带,秀挺的鼻尖上觅出了汗珠。

  秦素问其实的确是不敢多和顾天宸说什么话的。

  他在顾家虽然是爷爷最小的儿子,但从来都是呼风唤雨惯了,而且就是他平时那严肃劲,秦素问想想都头皮发麻。

  “为什么离婚了。”就在她盯着自己的脚面发呆的时候,耳侧响起男人温沉的声音。

  秦素问打了个激灵,看了看他,见他的眸中浮现出一丝不悦的时候,才赶紧点点头,小声的回答:“他不喜欢我啊……我以为你知道他不喜欢。”

  顾天宸心说自己怎么可能会关注这些边边角角的事情。

  顾城是他侄子辈里还算出色的,至于秦素问……顾天宸瞥了她一眼,照她这种穿法,大概没有男人会第一眼就喜欢上。

  秦素问也在顾家住,不过是从小就住在顾家的。

  她的父亲当年为了救顾老爷子去世了,母亲忽然间不知去向,顾老爷子为了报恩把她接回了顾家,还让顾城娶了她。

  这几年顾天宸知道大宅子里头住着这么个小东西,但他从来没有关注过。

 

003 晚上答应的钱
 

偶尔擦身而过也就是听她在身边低低的说着“小叔”好,存在感真的太弱。

顾天宸刚准备开口说话,就听到她有些丧气的又补充了句“本来,我们就是凑合到一起的。他也和我说的很明白,他是真的不喜欢我,也不想耽误了彼此。所以我就答应他领了离婚证。”

“……”

没有听到回应,她怯怯的又喊了一句:“小叔……”

做完那件事以后,她还是第一回这么软绵绵又小心翼翼的喊他。

顾天宸扫了她一眼。

她却还是垂着脑袋,声音也低低的,有点无措的绞着手指,“这件事,希望您不要告诉爷爷。”

顾天宸勾起唇角,神情却很淡漠,“凭什么?”

秦素问心一颤。

察觉自己吓到人了,顾天宸才又慢悠悠补充:“不会。”

就这么戏耍着人玩的吗?

秦素问敢怒不敢言,眼神无意识的飘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上。他的手型很好看,修长的干净的,指甲也修剪的很合适,指腹上有薄薄的茧子。

刮擦在她身上的时候,总是会引起特别的感觉。

她触电一样收回眼神,“谢、谢谢。”

顾天宸便不再说话。

秦素问哪里还敢吭气,她觉着和这个小叔交流真是吓死了!

好像一个眼神都能把她冷死。

顾天宸只问了下离婚的原因,其他没有多问,不是顾家的问题,他不想多余关心,秦素问会不会保密,他一点也不担心。

她敢把自己小名儿问问的事情说出去?除非她傻了。

小姑娘总低着个头好像犯了错的样子,倒有几分小兽般的可怜样。

顾天宸有点同情心也就开口问了,可他偏不,一直到车子拐进顾家大宅,他要下车,总算是逼出了秦素问的下一句话。

“小、小叔。”秦素问的脸红的好像天边的火烧云一般,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出口的话结结巴巴,“钱……晚上答应的钱,什么时候……能、能给我。”

打开车门的顾天宸将原本要探出的脚收了回来,清冽的眸子在秦素问上下打量,而后他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我为什么要给?”

秦素问的脸色瞬间苍白,“可是我们都……”

“没做到最后一步,问问小姐你也太不敬业了,不是?”顾天宸倾身过去,在那晶莹如玉的耳垂边咬了咬,“或者,在车里重新来一次,只要问问小姐你敬业到底,钱我一份都不会少。”

秦素问被咬住的耳根都开始泛红,她怎么可能和顾天宸在顾家大门口做这种事情!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既然顾天宸不打算认账,秦素问也没有再坚持,等顾天宸的压迫离开后,赶紧解了安全带推开门下车。

顾家的花园很大,这是个百年家族才有的气度。

秦素问一路小跑,只觉着脸越来越烧红,脑子里始终是顾天宸那轻薄而又凉透了的眼神,他应该是小看她了吧?

觉着她是个为了钱可以出卖所有的女人吧?

想到这里秦素问就极其慌乱,步伐也渐渐快了起来。

顾城的小院近在眼前,秦素问的手机却忽然间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秦素问迟疑的顿住了脚步,盯着屏幕半天没有动作,不久后,手机暗了下去。

她松了口气,可这口气才呼出去,手机又亮了,不断的震动让手微微发麻,还有那熟悉的铃声,仿佛都带上了来电人不罢休的态度。

秦素问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喂,妈。”语气眉宇间多少带了点颓然。

只是这模样手机那端人看不到,一连串的话炮语连珠放夹带怒火:“你还知道接电话?这都几天了,钱呢!?你真想让你妈我横死街头是不是?”

“我……”

“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那边根本不等秦素问开口,气急败坏,“你也不想想,如果当年不是我在那死鬼丧命的档口即时躲了出去,你能进顾家?你能风光嫁进顾家当顾家少奶奶?现在好了,站稳了脚跟,就恨不得我赶紧死外头对不对?”

秦素问抿唇,不远处就是和顾城一起住的小院,她停下步子没有再走。

捏着手机的手指泛白,听着那边咄咄逼人的质问,她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晦涩难当的答:“妈,钱我过两天给你。”

也许她的语气太过坚定,电话那端的大嗓门歇了歇,也怕把人逼急了竹篮打水,才心有不甘道又有点发狠道:“后天,再没有钱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004难道你背着我包养小白脸了
 

  半晌后,看着远处亮着灯的房子,她突然原地顿了下去,双手紧紧环住膝盖,咬着唇红着眼,只是愣是没掉眼泪。

  等到情绪缓过来,她收好手机,起身回到小院。

  一进厅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穿着居家服阴沉着脸的男人。

  说是男人,其实也不怎么贴切,他的眉目初长开没多久,轮廓帅气,眼梢嘴角都带着张狂骄纵的模样。

  俨然是个被宠坏的豪门小少爷。

  秦素问垂着的手不由得就握成了拳,有点做贼心虚的不敢抬头看他,“城哥。”

  “呵,还知道回来?”顾城将指尖夹着的烟往地上一扔,怒火“蹭”的就上来,起身几步来到她面前,“你别忘了你现在什么身份,你给我夜不归宿!?”

  余光能看到燃了大半支的烟落在地毯上,慢悠悠的竟然烫出了个洞,秦素问脸有些白,顾不得朝自己直逼而来的顾城,忙跑过去将烟头给踩灭。

  顾城的脸一瞬间变得更难看了。

  秦素问这才绞着手指,低着头,似乎在找解释的措词,“诚哥,我……”

  “听说你在找工作?”顾城却不耐的打断她。

  这话音落下,秦素问的心一揪,顾城的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既然知道她在找工作,是不是也知道……

  顾城看着灯光下惨白的脸似乎又白了几分,不耐的情绪越发加重,“你想要抛头露面没关系,但你想让顾家少奶奶抛头露面就不行,你有没有想过爷爷知道了会怎么想?”

  “可是……”

  “缺钱?”他再一次打断她。

  秦素问听到他这两个字的问话,解释一顿,感觉他的语气似乎好了一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谁知却对上他和顾天宸有些相似的凤眸,顿时心中一阵别扭的低下头,迟迟才答:“嗯。”

  “我不是给过你钱了?”顾城慢慢走到她面前,看着她一直飘忽不敢看自己,拧着眉不知道想到哪里去。

  突然他脸色一沉,咬牙切齿的问:“难道你背着我包养小白脸了?”

  顾城会这样问也无可厚非,秦素问虽然被顾老爷子收留,但是几年下来,吃穿用度依旧讲究不起来。

  不管有没有被冠上“顾家”这两个字,她总是做着朴素的打扮,素面朝天,T恤牛仔,给人邋里邋遢的感觉。

  手机是那部破破旧旧摔了好几次漆掉得不成样子的诺基亚,没见着换新的。

  身上也是一层不变的宽松棉麻款衣服配牛仔,头发更是不烫不染。

  明明是个二十出头青春正茂韶华正好的姑娘,却整得跟个十三四岁的正经学生一样。更重要的是性子还软绵绵的,无论你给什么态度,就跟一拳头砸到棉花上。

  白开水一样,让人觉得无趣!

  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完全没有开销的闲人,每个月花个三万来养着,除了养小白脸,顾城完全想不通她哪里还需要用钱。

  秦素问被他的话逼迫得有些难堪,却不知道怎么辩驳,只能紧抿着唇,红着眼无力的否认,“我没有。”

  她和母亲私下里有了联系这件事,别说是顾城就算是顾老爷子都不知道。

  她当初本来想搬出去和母亲住,毕竟顾家到底大门大户,她的父亲于顾老爷子有恩,也是父亲的事,她在这里找不到归属感。

  只是母亲却长篇大论,一番好言相劝,说跟着她只有苦日子吃。反正长大了也要嫁人,有个顾家撑腰下半辈子也能过的好一些。

  到底是从小到大都不懂得“叛逆”二字如何写的乖乖女,秦素问犹豫了一会儿就答应下来。

  “没有那你跟我说你哪里要用钱,我是能养着你,但你也别忘了,要是被爷爷知道我们的事,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样的威胁让秦素问沉默了半晌,双腿那本来已经被忘到脑后的磨蹭疼痛又开始渐渐疼起来。

  她突然有点委屈,为什么自己要陷入这样的地步。

  她母亲问她要过几次钱,第一次就数额巨大,她只能将顾城几年给的钱都给了出去。谁知道是不是因为爽快又大手笔,母亲就以为她过得很富裕,几次下来,狮子开口越来越大。

  三百万……

  她哪里能来三百万?

  这个数,也要顾城给个十年,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也绝对不会知道有赚那种钱的渠道,只是第一次就碰了个软钉子。

  顾天宸说没真做就不给钱,那她就白白被……被当做发泄工具?

  只是,如果因为要钱,而再和他呆在一起,她确实是没那个勇气了。

  顾天宸的段数简直比顾城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真的要开口,还不如试试和顾城……

 

005殷红的暧昧痕迹
 

  不行。

  顾城不喜欢她,她在几年前就知道了,在新婚当夜,更是面对面摊牌。前一天结婚,第二天签了离婚协议,去民政局领了离婚证。

  如果她开口要三百万,得到的一定也只会是冷嘲热讽。

  秦素问绞着脑汁不知道怎么说,这模样看在顾城眼底,就跟默认一样。

  这样想着,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怒气直冲脑门,顾城一把将她给拉扯过来,直接推到在沙发上!

  这还是顾城第一次和她动手。

  秦素问吓得顿时闭上眼,捏着拳头,下意识缩了缩身子,瑟瑟发抖。

  只是下一刻,她得到的不是一个带着怒火的拳头,而是一声不可置信的质问

  “这是什么?!”

  她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皮,就看到就他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身形挡住水晶吊灯的大半灯光,神情背光看不真切,而他的手,直直指着自己。

  她顺着低头,才看到因为棉麻上衣太过休闲宽松,松垮的露出锁骨,而锁骨下,留有一个殷红的暧昧痕迹。

  几乎是一瞬间,秦素问的脸色褪得干干净净。

  秦素问皮肤很白,稍微一点痕迹就会留个两三天,何况这是新烙印上去的。

  混迹情场的顾城少爷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是怎么来的,他气得脑子发懵,却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手指微微颤抖,“你竟然真的在外头包小白脸?”

  “我没有。”秦素问咬着牙,苦苦支撑自己别昏过去。

  “还狡辩!”顾城咆哮,跟一头发怒的虎犊子,“我真的没想过,你明明看着什么都不懂,傻不拉几的,竟然都是装的?拿我给你的钱包养小白脸?”

  秦素问听到他这样不由分说定罪,还露出一脸心痛的样子,知道他这气头上是听不到辩解的话了。于是从沙发上站起,一声不要走。

  “你要去哪。”顾城一勾手就拉住她。

  秦素问犟着性子,微微扬着下颔,“我没有养小白脸,我缺钱是……是朋友急用。”

  “你哪里有朋友!”

  秦素问难堪,“以前的同学不行吗?她要做手术,我当然得凑钱给她。”

  七分真三分假,母亲找她要钱的理由也是做手术,所以这慌说的倒也不会太过撇脚以至于被看出来。

  “那你现在要去哪。”顾城脑子晕沉沉,还是不怎么相信这个小白兔一样单蠢完全没吸引力的人竟然和其他男人有了勾搭。

  “我、我东西落在店里了,晚上和朋友去吃饭,回来的急就忘了。”说完,秦素问看到他还紧紧捏着自己手腕不撒手,抿唇,有些复杂,“诚哥,你不是只要我不离开顾家,随便我做什么吗?”

  这句话就跟紧箍咒一样,顾城在一瞬间触电一样的松开手,他瞪了她一眼,粗里粗气的道:“谁管你去哪里,我去睡觉。”

  等人上了楼,秦素问离开小院。

  哪里有东西落下,只是实在承受不了顾城的逼问,她又不是个能够面不改色撒谎的人,就怕三言两语就出了岔子。

  一旦被顾城看出端倪,他又是个藏不住心事的直性子,到时候在爷爷那边说漏了嘴。

  她……

  完全没有办法来钱,秦素问坐在花园里的小亭子,整个人散着颓然的气息趴在石桌上。

  凉凉的气息让她冷静了些,又将脸也给贴上去,浑身似乎都被石头的冰凉降下温来,只有双腿间还有一点难以启齿的火辣辣。

  其实,也差不多了,半套和全套,应该不会有太多差别吧?

  那么羞人的事情都做了,咬咬牙,不就过去了?

  可是,晚上是因为不知道才和小叔在一起,这要是主动送上门……想到他那戏谑又有点讥诮不屑的模样,秦素问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下来。

  怎么办……

  难道,再去找那个老板一次?

  虽然难为情,但她确确实实开始考虑这件事。

  两天后,秦素问母亲在电话的催促下,实在没有路子,只能略带自暴自弃的情绪再次找上当初给自己搭桥的老板。

  只是没想过,在那个“老板”的办公室里忐忑不安的等了半天,等到的却是

  “小叔!?”

  猛地站起身的秦素问在说这两个字时,因为太激动,差点咬到舌头。

  顾天宸只睨了她一眼,将她那惊诧的模样收入眼底,嗤笑一声,“问问小姐还真是缺钱啊。”

  秦素问被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弄得窘迫难堪,纠结了半天后,转身就要逃。

  “做手术要三百万是么?也不知道是什么手术,竟然这么贵,呵,换颅还是换脑?”

  身后漫不经心的话就像定身符。

 

006你有更好的来钱方式?
 

  秦素问的脚如论如何也迈不动了,僵硬在原地。

  顾天宸自顾自的一边说一边在老板椅上坐下,然后才挑了挑眼皮,略微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还在?不是要走?”

  秦素问咬着唇,死死捏着拳头,瞪着酸涩的眼睛。

  做了不知道多少心理建设,她才转身,只是却不敢直接对上他的眼睛,只低着头看自己脚尖,支吾,“小叔,你……还想做吗?”

  说完,脑子“轰”的炸开,红色从脑子里一路蔓延到脸上。

  “嗯?”顾天宸似乎第一时间没理解,半天才“哦”了一声,轻轻的略有歉意的笑,“在你眼底,我就是个随时随地都能有感觉的男人?都说了,那天是丁沐儿给我下了药。”

  秦素问想说她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话语都哽在喉咙里,刚刚那一句话显然已经耗费了她在这个男人面前能够提起的所有勇气。

  而顾天宸就看着她,薄唇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看着她低着头,看着她双手置于身前交握,十指纤长青葱绞做一处。

  眼前的画面不知怎么的就一转,回到两天前的晚上,这双白皙的手指,颤抖又鼓着巨大的勇气,有点凉,手心也细嫩……

  他眼神一暗,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确保润了喉,这才再开口:“不过,如果你现在表现好一点,也许我会改变主意。”

  秦素问听不懂。

  她脑子仿佛被搅成了浆糊,在这逼蛰的气势中,恨不得蜗缩进壳里,不用和这个男人相对而站,谈论这些……让人觉得羞耻的事情。

  “怎么?你有更好的来钱方式?那我不留你了,毕竟你母亲今天‘晚上’就要做手术了。”

  以退为进对秦素问向来是有用的,她惶然抬头看他。

  见他果真一点笑意都没有,不像是开玩笑,将杯子放下似乎就要走。

  秦素问慌得手指一颤,企图上前抓住他衣袖,却不防被脚下的毛毯一绊,低呼了一声,直接在房间厚重的毛毯上摔了个狗吃屎……!

  在一瞬间,秦素问恨不得自己直接晕过去。

  可是她没有晕过去。

  不仅如此,她的视线里还出现一双锃光瓦亮的手工皮鞋。秦素问捏着无力的拳头犹豫半天,才没起身,而是抬头向上看去。

  笔直修长的西装裤管,扎进皮带西裤里显出窄腰的白衬衫,再是那人俯视,微微睨着的眼神。

  她恍惚了一下,以至于那双手拉她起来的时候,毫无察觉。

  顾天宸凤眸微微挑着,看着她呆愣愣的样子,似乎心情不错,“不用给我行这么大礼来表示你的诚意。”

  秦素问的思绪被这句话瞬间拉回到现实,顿时脸色涨红,“我、我我……”

  “你和那个女人……或者说你的亲生母亲联系,有多少时间了?”顾天宸却松了手,往边上走,只是也没有离开了,而是回到原先的位置坐下。

  秦素问才红起来的脸不由白了几分,“两、两年……”

  “嗯,那我就是没有漏查。两年,你母亲生了三次大病,第一次五十万,第二次一百万,这次三百万了?”

  这语气听着实在是有点讽刺的意思,秦素问多少听出来了,嗫嚅:“第一次是还债。”

  “还什么债?”

  秦素问闻言先是小心的觑了他一眼,见他没生气,是真的想知道,才犹豫道:“她、她一个无所长的妇人在社会上生活,当然、当然会有困难……”

  竟然还给那个女人说话,顾天宸简直被气笑,“好,还债。那这次是治病,她跟你说过在哪家医院动手术没有?需要三百万的手术可不小,又是哪个医疗研究小组负责?”

  秦素问哪里知道这些,一时间被问的哑口无言。

  顾天宸在当天回去就让人查了查她,因为听陆尘说她是第一次,很干净,只是因为缺钱才接的这活。

  一个顾老爷子的孙媳妇儿会缺钱到去做这档子事?

  顾天宸虽然不想在这样的事上费心神,毕竟只是偶然,但是带着身为长辈,关心一下侄媳的心情,他让人随便查了一下。

  而结果当然让他觉得意料之外,又仿佛是情理之中。

  原以为走投无路的她会主动再来找自己,没想到却是等到了今天,在这里见面。如果不是吩咐过如果这“问问小姐”再来就通知他,也许她已经准备好再一次献身?

  顾天宸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了,喝了口水压下心思,再将目光放回到秦素问身上,“你想见她吗?”

  秦素问其实见过她母亲,只是那是在一年之前,那个时候宋雅柔还是有些富态的,只是苍老了一些,穿着也不如以前。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首页 - 爆料大世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