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新规14条解读:鼓励国产剧出海,遏制制作成本结构失衡

摘要: 聊胜于无!

10-11 00:33 首页 Vlinkage

今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五部委日前联合下发了《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共列举了包括扶持电视剧原创剧本、历史和现实题材,优化电视剧片酬分配机制,打击收视率造假行为,鼓励视频网站参与制作优质国产电视剧,鼓励各主体在境外建立海外制作传播平台,加强培养摄影等专业人才培养等一系列14条意见。


可以说,从创作之初的剧本规划,到筹备拍摄的幕后、幕前人员的合法权益及收入分配公平,再到播出阶段的放映渠道、规模、播出比例,甚至是播出后从收视率到文艺评论再到奖项评选四个阶段完全囊括其中。


而这14条也并非空穴来风,所针对的每一个现象都曾被业界广泛讨论过。虽然此次通知出台后,类似于收视率造假、天价片酬等问题并不一定能一次性解决,但至少可能是一个“新周期”的开始。


主旋律、原创剧本或支持,IP、抄袭或降温


在剧本阶段有两条通知,一是加强主旋律电视剧的创作规划。且明确列出具体时间:“编制2017-2021年电视剧创作生产规划。”显而易见,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而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则是:第一个一百年,是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个一百年,是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2049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以及包括《人民的名义》、《战狼2》等部分主旋律题材影视作品频频成为爆款,相关题材迅速跟风的情况下,要求“推出一大批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佳作,发挥示范引领作用。”的提法并不突然。创作主体只要克服叙述故事时的说教、刻板灌输等弊端,化规定动作为东风带来预料外的效益,口碑与票房皆赢也是大概率事件。


正是如此,“着重扶持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现实题材、农村题材”,也可认为是为第一条的提纲挈领提供原材料。而着重扶持原创,建立优秀剧本遴选、资助、推介机制,则内涵意义不局限于主旋律这一范畴内。可以推测的是,原创剧本的反面有两个,一是风口浪尖,被认为走向衰落的IP热潮,二是众多沸沸扬扬的抄袭丑闻。


曾几何时,影视业成为赚快钱的掘金之地时,大IP+大明星曾经是众人深信不疑的码局标配。但当首批制造粉丝经济神话的郭敬明以超豪华阵容打造的电影《爵迹》,没能复制《小时代》系列的神话,大投资的影版《三生》在剧版风靡之后,票房不及8亿保底,与当年因版权纠纷,匆匆上马的影版《何以笙箫默》在票房上延续剧版热潮的风光天差地别后,IP,尤其是网络文学改编剧本的神话泡沫或许已经到了破裂的边缘。


从原作的传播度和认知度来评判作品价值,而不是本身的品质因素,理所当然的让专业编剧的原创作品处于市场竞争的劣势。而更为糟糕的是,网文作者“笔耕不缀”的“敬业”,日更5000字的常态,为抄袭、挪用、拼接、洗稿埋下了定时炸弹。5天前,《锦绣未央》抄袭案中的原告律师就透露,涉及到大量作品内容比对,案件的审理期限将延长6个月。所以,鼓励原创必然意味着打击抄袭,虽然这不是依靠政策文件能完全管辖的事项,但若能有标志性的个案得到公正处理,不仅仅是对已经发生的诸如《三生》抄袭罗生门有影响,也能对剧本原创、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有所助益。


天价片酬乱象错不在天价,制作成本比例和片酬分配才是关键


政策的第三条涉及到电视剧制作筹备阶段,针对舆论时不时热炒的天价片酬等现象,此次提出了“行业组织出台电视剧成本配置比例指导意见,引导制作企业合理安排电视剧投入成本结构,优化片酬分配机制。”的建议。其实,早在此前,众多著名制片人就有相关回应。


2016年4月,侯鸿亮接受关于如何与大牌演员定下未来几年档期的提问时表示,“只要东西好,都好商量。大家不是为了挣钱来的,这也是这么多年形成惯性的。我们一直秉持的一个原则是,演员片酬不能超过一部戏整个投资的五成。”


或许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无奈,在今年2月的第十一届全国电视制片业十佳表彰大会上,侯鸿亮坦言“现在大部分演员片酬比制作费的70%都要多,这是违反了创作规律的。演员给50天的拍摄时间要拍四五十集,你凭什么同意?都是因为行业本身贪欲太重。”


7月的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中,侯鸿亮则更为细化了关于片酬和预算的关系,他认为,“演员片酬的差异关键在于每个项目对于制作需求不尽相同。《外科风云》演员费用就一度突破到50%以上,置景道具要求更高的《琅琊榜》第二部中演员费用就降到了40%。现代都市题材的《欢乐颂2》里,演员费用比例就只有30%。”


同场的《择天记》制片人杨晓培则表示,柠萌在坚守的4:6电视剧预算底线,即演员片酬最多占总预算的40%,整体制作费用至少占总预算的60%。澄清了此前鹿晗在1亿片酬里拿8000万的传闻。在今年新丽传媒IPO招股书中,周迅和霍建华在《如懿传》中得到的5350万元和5071.7万元的酬劳,与传闻中的的1.5亿天价片酬相去甚远,再考虑到其创造的首轮网络版权单集1500万的神话,和近9个月的拍摄周期看,这样的天价定论未免有些勉强。


所以,此次政策其实将关键聚焦在成本结构和片酬分配机制上,而不是所谓的限价。既然公平来自于人心的比较,那防止不合常规的悬殊,调整配置比例,避免过度依靠明星的粗制滥造,比人为的违背市场规律的限制最高价,更契合实际。


重申网剧备案审查,鼓励网剧精品化、支持国产剧走出去


政策的第四、第五、第六、第七和第十一条可以看作是电视剧播出、推广、评价阶段的规制。其中,第四条针对的是传统卫视,“每年都要在黄金时段安排播出重大革命历史、农村、少数民族、军事等题材电视剧,大力弘扬时代主旋律,形成各种题材结构比例适当的播出格局。”


第六条则针对的是视频网站和网剧市场,强调了去年年末推出的网剧网络电影备案过审方能播出的监管思路。更指明“加强节目上线前在思想性艺术性上的内容把关,进一步强化播出平台网站的主体责任。”算是针对当下网剧游离在“主流”边缘,题材上围绕灵异、悬疑、穿越等不太容易登陆电视荧屏的剧目,台词上常常打着色情、低俗擦边球的“污”言秽语的趋势。


当然,凡是事前审查,都会有自由裁量权和文艺创作权利的冲突争议。这对权力和权利的矛盾,在曾经野蛮生长的网剧网络电影领域窗口被陡然收紧后,想必会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不过,对网剧的严监管并不代表政策层面对网剧市场的钳制,“鼓励优秀电视剧制作机构积极投入网络剧制作,提升网络剧整体创作水平。”似乎与前文形成一堵一疏的格局。的确,当冯小刚、管虎、正午阳光、工夫影业纷纷加入网剧大潮,陈可辛都认为,“90后和00后养成了用手机看电影的试听习惯。因此,未来电影的出路应该在网络”时,网络影视市场的精品化已经不单单是市场激烈竞争的必然,也是政策层面的希望。


第六条通知的后半段还提出,鼓励各视听节目网站投资制作、购买、播出优质国产电视剧。第七条则包括“完善电视剧出口激励机制,加大对电视剧出口扶持奖励力度。”“支持有条件的各类实施主体通过并购、合资、合作等方式开办中国影视节目播出频道、时段,在境外兴办实体,建立海外制作和传播平台。”一内一外,目的明确。


早前,韩剧《匹诺曹》、和《步步惊心丽》在我国分别创下单集网络版权28万美元和40万美元的当期最高。但在目前外部政治环境短期不见明显改善的情况下,受中韩、中日、中印关系影响下的影视项目引进和翻拍一直存在着不容忽视的不确定风险。


而无论是对内加强优秀国产剧的传播支持力度,还是对外为国产剧走出去保驾护航,加快文化产品的出口竞争步伐,也可算是由宣传片播放、孔子学院合作办学等传统官方路线的外宣思路,转化到民间文化交流、人文外交上来。此前包括《媳妇的美好时代》、《甄嬛传》、《步步惊心》、《琅琊榜》、《花千骨》等国产剧在非洲、韩国、东南亚引发的收视热潮,也被证明国产剧的出海不仅仅是海外华人或亚洲文化圈,已经有跨文化、跨大洲的迹象。


反对收视率造假,支持影视评论“激浊扬清”


对电视剧的评估同样引起过各种风波,第五条针对的是电视台唯收视率导向,第十一条则是目前文艺评论体系鱼龙混杂的怪像。此前,收视率样本污染,在播出时间段内直线上升等不可言说的案例不胜枚举,如今表示“推动建立基于大数据、云计算的中国特色收视调查体系,引导调查机构完善传统抽样调查、大样本收视调查、跨屏收视等收视调查方法和模式。”可以理解为希望通过技术手段来削弱收视造假的渠道。


去年《美人私房菜》因收视率比浙江卫视基础收视率还低,中途被砍,制片人称是未购买收视率,与浙江卫视同为受害者。随后的业内会议上,许多片方直言收视率造假公司是黑社会,今年3月,更有匿名人士透露“收视率造假产业链每年可窃取近40亿元”。张国立在“两会”上也直言“因为目前国内仅有一家收视率监督监控平台,因此对一些人来说就方便了,导致出现收视率购买和造假的现象。更因为其中原因复杂,导致没有人能够把这些事情揭发出来。”


可以想见的是,如果广告商依据收视率、播放量投放广告的商业模式没有受到付费等其他能让播出平台盈利的模式冲击,造假现象短期内或许因需求旺盛,难以得到根治。而三番五次的豆瓣评分风波,以及所谓营销号为竞争性影视项目之间充当打手的传闻,也让为独立、独到文艺评论公允性的证明难度累加,毕竟,“如果今日的公允是为日后充当喉舌提供背书”,商业变现模式的单一始终会侵蚀文艺评论的公正。


影视人才水准需专业、权益应保障、评审需公正


从制作单位到电视剧项目本身,所有的一切,包括政策的实施都需要专业人才的参与。第八条中“通过校企联合等方式,加强摄影、录音、美术、服装、化妆、道具、烟火、置景等专业人才的培养”。


第九条中“探索通过按电视剧创作项目参加工伤保险的模式,保障参与电视剧拍摄制作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的工伤保险权益……有条件的可以发起设立电视剧从业人员保障公益基金会。”


第十条中“不得以营利为目的开展职称评审……严肃评审纪律,建立倒查追责机制。”则囊括了人才从无到有,从外行到专业,团队管理从松散不规范到为弱势群体安置兜底网络的流程规范化,专业评审从暗箱操作的勾兑到公开透明评估,三方面的考量。


即便百年才可树人,从小圈子的传帮带到影视人才的工业化体系还需要时间和人情习惯的变化,高位者话语权的偏好和主体迁移也需时日,但显然对人才从培养到保障再到提拔的流程,需要认真做事的人,始终是一个行业有序发展的基石。


结语


虽然期望一纸通知就可根除行业弊端不切实际,但聊胜于无,此次监管并非消极意义的限制,更多的是为从无到有、从内到外,从粗糙到精致,提供政策认可和市场指向,能否抓住机会和风口,就需要看业内能否刮骨疗毒、顺应时势、拔得头筹了。




合作/投稿

微信:13816539851


首页 - Vlinkage 的更多文章: